2022 年辰溪6.3-6.19 洪灾纪实

6.3 洪灾

2022 年 6 月 3 日,自凌晨起,辰溪县便暴雨如注,清晨五点,谭家场一位养蛙的朋友去查看自己蛙场是否被洪水冲毁,在现场给我发了一条视频,从此便失联了,虽然从画面里能看到思螺溪的水位已没过下谌家的公路,但因为每年都会有这么一两天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太在意,接着便全程跟踪直播了辰溪县城及周边几个标志性地方的洪水情况,看上去虽然很多低洼地带被淹,但并没见到什么严重的损失,整个直播过程都还在与朋友们嘻嘻哈哈地扯着闲篇儿。

了解到去往谭家场的公路有塌方,便转头去了一趟柿溪桃田坳村,顿感此次洪灾不同往日,十分严重,通过航拍镜头可见柿溪大溪方向所有的铁索桥都断了,大面积稻田被冲毁,主要道路低洼处淤泥有近三十厘米的深度,多处路段塌方,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印象辰溪的整个六月会跟洪灾杠上。

次日,尝试从溆浦县舒溶溪镇过进入谭家场乡三屯区域,给爷爷奶奶送去了太阳能应急电源,在村里给大家手机充了几个小时的电,然后驾车前往禾桃坳,尽可能地航拍了整个谭家场思螺溪流域的灾后影像,惨不忍睹。回到县城后,听说谭家场乡的道路已经疏通了,立马于当晚十一点多赶到了谭家场乡集镇。

当汽车驶过集市,淤泥中的腐臭扑鼻而来,轮胎碾压着被洪水冲到路上的各种器具发出破碎撕裂的声音,目光所及,皆是忧郁的眼神,没有眼泪,却充满了悲伤。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也无法从任何人的口中听到、从任何影像的画面中看到、像任何一位经历者一样感受到,此次山洪过境时的恐惧与无助。

次日凌晨四点,又开始雷声轰鸣、暴雨倾注,我停车的位置虽然位居高地,但山上很快就有几股大水流倾泻而下,车轮前后很快就被水流冲下的石子围住,睡在车里也一直不安生,辗转反侧到了 6 时许,天微亮,雨渐小,我穿上一双防汛靴、披上一件雨衣就想着去街道上走走。

因为集市填高了几米,山洪水位没有没过它,从上游冲下来的各种汽车、家具等都在这个位置囤积,行走在这陌生而以熟悉的街道上,眼见一片狼藉,各种生活生产物资散落满地,几乎整个谭家场乡集市所有一楼均被冲得一无所有。乡干部敲的那清脆锣声,听得让人心碎,眼泪忍不住直流,可以看到乡村干部和村民,在这百年一遇的洪灾面前的无助与恐惧,一场稍大的雨就能让他们再次神经紧绷。但即使很苦,大家也都还充满希望,不管是普通村民还是商贩,都在积极进行生产自救,大家将屋里的淤泥铲到马路上,再由挖机清理出去。

通讯也已部分恢复,我把车开到农村商业银行门口,正好这天是赶集,大家都把手机拿过来充电,联系自己在外的亲人,报个平安,也让在外务工的家人安心。大家给我分享了很多洪灾当天他们拍的视频,思螺溪的水位几乎要到谭家场桥桥面的高度了,即便是沉重的消防车,也被洪水冲走。午后便回县城,与新阶联商量如何能快速的帮助灾民,在路上遇到已经有物资车进入谭家场,路过瓦子场时,灾情也同样严重。

当晚,父亲给我发来谭家场乡干群全力清理集市的视频,跟我说计划是通宵清理好所有公共道路,此时我与新阶联执行会长、辰溪生活圈蒋中华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救灾方案。

6月6日一早,第一车物资在谢记粮油开始装车,按我的意见,主要运送了饮用水、方便面这两样物资,主要是因为灾民很多连做饭的工具、灶都没有了,方便面是最方便的应急食品,之后又同样的向柿溪乡、修溪镇、田湾镇、孝坪镇等运送多车物资,这些就不必过多的叙述了,直到6月11日,一件微乎其微的事情深深的打动了我,高坪村书记想让我帮忙拍摄下整个村子的受灾情况,在去的路途中见到了让很多人第一反应都会想不明白的事情,辰溪话的“栽禾”,真的就成了栽了,用锄头插秧,田里所有的沃土都被洪水冲走,田里只剩硬底子,一句“能有多少有多少”是最让人心疼的。电力、通信也一直工作在一线,努力恢复电力、通讯,直到6月18日,爸爸终于能够休息,回到县城,跟我说已经基本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6.19 洪灾

2022年6月19日,暴雨,陪父亲前往市里保养车子,刚上高速,荆竹溪周家一个朋友就发来视频,说是今天的雨似乎又不正常,父亲只来得及叮嘱一句转移村民到安全地带,就与对方失去的联系,估计才修通的通讯线路又断了,柘木屯姑姑也发了几个大水的视频,老家的店子也快被洪水冲了。回辰溪时,路过山塘驿,山塘驿渡槽的水都已经溢出形成一挂瀑布。父亲与在县城的同事联系上之后计划当天赶紧回乡里,但因沿途洪水过大而没有成行。

次日,父亲随几位同事驾车出发,车只能停在了葛藤溪麝香坳的半山腰,便开始步行至谭家场乡里,进入灾区后,也与我们断了通讯联系,当时并不清楚里面到底有多严重,九时许,零星有些灾民从里面徒步出来发给我的一些视频和照片让人胆战心惊,与姑姑还有另外几个计划回家的人一起驾车往伍家湾方向行驶。

行至罗家湾,弱鹰坳的山体滑坡十分严重,大量车辆堵在这里,不过听一直在电力抢修一线的朋友说,数台挖机已经连续抢修十数小时,虽然沿途多处公路塌方、滑坡,但总算安全顺利地翻越了弱鹰坳,到达下葛藤溪。遇到很多从里面逃难出来的人,有几位朋友是早上四点起从高坪村出发步行了近8个小时才到达此处的。我放飞无人机,航拍了伍家湾村、柿溪分庄垴两个村落的灾情,从画面中能看到几乎是粮田与道路尽毁,很多房屋倒塌或被掩埋。回城之后,便约了几位朋友,相约次日背上物资进入灾区。

2022年6月21日清晨,我们从谢记粮油取了约一千元物资,一行共十二个人驾车行至伍家湾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次的洪灾比第一次要严重得多,伍家湾村委会路段全线被冲垮,只能沿着原来的村道绕道而行,身上背着60多斤物资,穿着夹板拖,踩在泥泞的路上太滑,拖了鞋好走点。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